傅峙峰表示,逻辑框架不变的话,现在第一要关注宽货币到宽信用,也就是需要看到信用利差的回落,银行对外贷款的积极性增加。如果没有出现这个,宽货币中票据高增的存量也会让流动性改善,那么池子早晚会有水出来,比较权益类资产和实体经济的收益率,就看盈利预期、估值和资本运作模式了。

面对未来市场有几种策略可能会更加有效:“一种是自下而上坚持精选个股,挖掘经济长期增长中的优势行业,并选择盈利能力强、行业空间巨大的优质公司,分享长期增长红利;另一种则是从行业周期出发,基于中周期的经济发展判断,进行行业间的合理配置,寻找政策驱动、行业内在驱动、估值变化等因素带来的主动管理投资机会。